狮城新闻: 外国技术 本地人才 相辅相成

狮城新闻: 外国技术 本地人才 相辅相成
吴国明 (左起)、刑淑君和李健彬,分享在亚太酿酒厂工作的经验。
说起本地规模最大的酿酒厂—— 亚太酿酒厂(Asia Pacific Breweries Singapore),你或许会马上联想到它推出的虎牌啤酒(Tiger Beer)、喜力啤酒(Heineken)和 Anchor 啤酒等家喻户晓的品牌。不过你或许不知,原来这家酿酒厂是在上个世纪 1931 年,由本地的星狮集团与荷兰的喜力啤酒集团合设,并在 2012 年被喜力全面收购。

如今,喜力集团已发展成为全球啤酒行业的主要业者之一,业务遍布70个国家,运营167个酿酒厂,总雇员人数超过8万人。至于在本地的亚太酿酒厂,旗下有多达19个品牌和约180项产品。除了自家酿造的啤酒,也代理一些外国品牌啤酒,如健力士(Guinness)黑啤酒和日本Kirin啤酒等。

多年来,亚太酿酒厂不仅栽培许多本地人才,也给国人创造了无数的就业机会。该厂目前在本地聘有约800名员工,其中三名分别在市场行销和酿酒技术部门担任主管的新加坡人:邢淑君、吴国明和李健彬,透过访问聊一聊啤酒背后的故事。

邢淑君:工作队伍多元化

尽管在加入亚太酿酒厂之前,行销总监邢淑君(40岁)已经在快速消费品,如化妆品和烟草等领域行销累积了近20年的经验,不过当她去年2月接过新职务,仍然感到战战兢兢,一来是新的工作挑战,二来是才上班一个月,本地就暴发冠病疫情,她和同事还来不及相处,就得居家办公。

她说:“过去一年多,我和同事们几乎都是线上碰面,因此如何在缺乏面对面互动的情况下建立关系,绝对是一项挑战。”

邢淑君领导的队伍有500多人,包括行销人员、客户经理,以及遍布全岛的品牌促销员。

不过,这一切对性格活泼开朗的邢淑君来说,都不是问题,加上过去曾在澳大利亚、香港和伦敦工作6年,她十分善于交际,能很快与不同的人打成一片。

她表示,喜力是一家跨国企业,有着能接受和包容不同文化的“基因”,同事们因此都能做到彼此互相尊重,相处融洽。

加入亚太酿酒厂的时间虽然不长,但是邢淑君却已经强烈地感受到这家企业对人才培训的重视,也深信这是它取得成功的一大因素。

她指出,在现有机制下,员工可申请短期到其他部门或国家学习或参与不同的项目。在6到9个月的日子里,员工不但有机会掌握新技能,同时对公司的整体运作有更深一层的了解。

另外,公司2016年开始推出“亚太区毕业生计划”,获选的大学毕业生需先到公司的几个亚太市场去实习,为期两年。计划至今一共为公司培训了超过150名主管。

邢淑君透露,她曾指导一名从老挝来新加坡实习的研究生,过程中,她发现除了传授管理方面的知识,交流时也必须调整自己说话的速度,以及尽量用较简单的英文等,让她在过程中有新收获。

邢淑君也以自己为例,表示刚加入公司不久,就获选加入一对一的密集式速成管理层培训课程,为期18个月,每周上课一次,提高自己的领导能力。

邢淑君说:“通过这项密集式且深化的培训课程,我能直接通过同僚、上司和下属的反馈,帮助我改进和加强管理方式,为接下来要走的路做好准备。”

她说:“当一家公司在本地和外国员工之间取得良好的平衡,能够营造一个让双方交流、讨论、转移知识和共同成长的环境,这支工作队伍将能从更多方面看事情,同时也具备更多元的技术能力,这对每个人都是件好事。”

sinchengnews apb 2
加入亚太酿酒厂后,吴国明有机会参与许多在本区域和海外举行的工作坊。(图/报业控股)

吴国明:参与环保项目工作更有意义

回想26年前加入亚太酿酒厂的经过,工程部经理吴国明(53岁)笑说:“ 首先我喜欢喝啤酒,而亚太酿酒厂生产的是著名的虎牌啤酒,所以我以身为其中一分子而感到自豪。”

吴国明原本从事航空配件相关工作,转到酿酒业后,他很庆幸自己找到了一份有趣的工作,过程中累积了许多宝贵的经验,自我提升了不少。

“公司十分注重培训,让我有机会参与了许多在本区域和海外举行的工作坊。当中,有资深同事与专家的分享,也有装配及服务提供业者的培训课程,比如新器材的操作和运用等,这些经验和培训,协助了我成为更全面的一名工程师。”

在疫情暴发前,出国考察和参与培训是常有的事,比如这些年来,吴国明就曾远赴荷兰、缅甸和苏格兰等地,也曾参与“反渗透科技”和“二氧化碳审计”等专业知识的工作坊;他自己也曾受邀到巴布亚新几内亚去开课,为当地的喜力集团工程师解说如何维修系统。

sinchengnews apb watertreatment
设在酿酒厂内的循环用水设施。(取自亚太酿酒厂网页)

他说:“即使在这么多年以后,我在这里还是能不断学习新的东西和进行技能提升,包括最近的网络安全课,学习保护我们的啤酒酿造系统等。”

近年来,为吴国明带来最大满足感的就是参与了亚太酿酒厂的多个环保和可持续性项目,比如酿酒厂的太阳能屋顶,六年前推出时是该厂全球最大规模的太阳能板项目。

他说:“我们参考了太阳能板制造商、能源、土木、电气及工程等顾问的建议,再配合本地的气候和其他条件进行改进和安装。”

除了太阳能屋顶,吴国明的另一个环保项目,是与新加坡国立大学及公用事业局合设的循环用水设施。

他透露,该设施前年启用以来,每年可为公司节省超过10%用水,相等于3160间四房式政府组屋单位一年的用水量。

这些再循环用水主要用作冷却和清理等用途,这相信也是亚洲首个设在酿酒厂内的循环用水设施。

此外,公司还兴建了一个雨水收集系统。

吴国明说:“参与这些项目,不但扩大了我的知识面,能在工作上对环保与可持续性做出贡献,也让我觉得很有意义。”

sinchengnews apb 4
李健彬被派往荷兰阿姆斯特丹一周,向喜力总部学习无酒精酿造技术。(图/报业控股)

李健彬:远赴荷兰学习 无酒精酿造技术

回顾亚太酿酒厂的历史,当年星狮集团借助了喜力的酿酒技术,加上在本区域市场的行销网,成功在1932年推出首个热带的拉格虎牌啤酒,如今成为获奖无数,并在超过50个国家销售的品牌。

2019年,喜力再次克服各方面的挑战,在本地成功酿造无酒精啤酒Heineken 0.0,也是亚洲地区第一家酿制无酒精啤酒的酿酒厂。在这之前,本地售卖的无酒精啤酒都是从欧洲进口。

而被委以重任,负责把这项无酒精啤酒的酿造技术引进本地的,正是酿造部队长李健彬(33岁)。

由于生产去酒精啤酒的过程需要精准操作,无论是时长、温度或液体流动速度的特定技术,这对酿酒师而言是个崭新的程序,因此在筹备本地推出无酒精啤酒前,李健彬被派往荷兰阿姆斯特丹一周,向喜力总部学习无酒精酿造技术。

他说:“荷兰总部的酿酒师十分乐于同我们分享,包括啤酒配方、酿酒机器的装配和操作过程。他们也分享了所遇到的困难和如何改进,这些分享使得我们的酿造过程更顺畅。”

李健彬指出,新加坡是亚太酿酒厂的区域枢纽,在技术、基础设施、物流和供应网络上都有很好的连接,因此从这里生产和分销到亚洲其他地方都更为方便。

事实上,有环球技术作为后盾,亚太酿酒厂这些年来已陆续为新加坡引进不少尖端的酿酒技术,包括去酒精啤酒设施和自动化机器等,协助新加坡人掌握新技术,应对产业转型。

他也透露,疫情前,公司经常举办或派员工参加世界各地酿酒厂的分享会和讲座,提升员工的技术知识,比如他就曾远赴波兰、越南和泰国等地,去了解这些酿酒厂所采用的安全措施和新科技等。

他说:“这些分享会让我们开拓了眼界,改进和采纳新知识,回来后在本地运用。”

李健彬指出,同时,本地员工也从外国同事的身上学习到不少新技能。李健彬以在该厂工作的一名俄罗斯籍经理为例,在该名经理的协助下,员工把手持便携泵改造成全自动泵为酒库进行清理,方便工作人员在控制室里就能操作,从而提高了工作效率。

sinchengnews apb 5
公司在酿酒厂屋顶上装置了8038个太阳能电池板。(档案照)

‘酿造更美好的世界’

亚太酿酒厂的口号“酿造更美好的世界”(Brew a Better World)绝非空谈,近年来,这家企业推行多项环境可持续性的项目和公益计划,足见其落实口号的决心。

安装太阳能电池板

2015年,公司在酿酒厂屋顶上装置了8038个太阳能电池板,面积相当于三个足球场那么大。装置太阳能电池板后,亚太酿酒厂的年度碳排放量减少了20%(约1500公吨)。

水回收和处理

公司自2017年起,与公用事业局及新加坡国立大学合作建设循环用水设施(Water Reuse Treatment Plant)。2019年投入运作后,每年可回收及处理6万6750立方米的水,相等于3160间四房式政府组屋单位一年的用水量。

回收玻璃酒瓶

自上个世纪80年代起,公司就实行回收玻璃瓶的机制,以供再利用,至今估计回收逾2700万个玻璃瓶,并通过再循环将垃圾量控制在少于1%;而酿酒的副产品,如废谷物也重新用作动物饲料。

与志愿福利团体SPD合办“亚太酿酒基金奖学金”

“亚太酿酒基金奖学金”计划自2004年推出,旨在鼓励体障学生,资助他们上大学。

协助本地非营利组织新加坡特殊才艺协会,发展体障人士的艺术潜能和事业。

与民间组织“温情之家”合作,在住宿、餐饮、身心治疗、教育与培训等各方面,协助外籍劳工和女性。

此外,集团每年都会拨出喜力啤酒行销预算的10%,举办各类活动和宣传。亚太酿酒厂也推出不同活动,教育公众负责任地喝酒,对象包括大学生和客工。

亚太酿酒厂发言人指出,除了直接雇用的800多名员工,从该厂延伸出来的市场行销,以及各种各样的酒类品牌和产品,其实给新加坡市场直接制造了很多就业机会,如有销售其产品的超级市场、小贩中心、餐馆和电子商务平台业者等。此外,它和供应商物流供应业者、分销商和零售商的合作和交易,也间接创造了很多工作。